English 重庆新闻 重庆政务 两江评论 两江社区 华龙直播 重庆旅游 重庆美食 文化艺术
早报网 > 重庆频道
重庆主城如何彰显山水之美
2018-04-17

    重庆频道消息 2018年伊始,重庆市委在部署“兴调研转作风促落实”行动中,将“重庆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调研课题交办给市政协。市政协把这项工作作为新一届市政协开局的首要任务和本届市政协履职的重中之重,持续为建设绿色生态之美和人文厚重之美并重的“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贡献智慧和力量。

    近日,市政协分别召开三峡库区及渝东南地区、主城片区、渝西片区座谈会,就各地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与区县政协负责人座谈交流。今起,媒体将连续三天聚焦各片区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问题难点,梳理建言献策,敬请关注。

    重庆群山环抱、两江绕城,建筑错落有致,构成独特的立体城市风貌,在全国乃至世界少有。主城区作为重庆城市形象的“脸面”和“窗口”,依托山城、江城的自然禀赋,打造城市与山水和谐交融的独特气质,重任在肩。

    “两江四岸”生态走廊如何打造?“四山”生态环境如何保护?如何更好地彰显主城山魂之雄、水韵之灵?近段时间以来,主城各区政协积极参与到市政协“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调研中,并结合各自区情提出建议。

  打好“生态牌”扮靓两江四岸

  主城区两江四岸滨江岸线长达180公里,是重庆独有的资源禀赋。但岸线涉及多个行政区,由于缺乏整体山、水、城的统一规划,独特之美还呈现不够。

  作为主城滨江区域的核心地段,渝中半岛集中展示了重庆城市的“颜值”和“气质”,既有岸线资源丰富的优势,同时也有消落带治理的难题。渝中区政协主席陈大奎认为,由于历史原因,渝中半岛两岸建设早、成型快,土地利用零碎,城市形象较为杂乱,目前消落带治理以及对其综合提升,还存在四大痛点和难点。

  具体而言,一是消落带景观品质差,修建了很多高架桥、直立式挡墙,导致消落带边缘化,加大了治理难度;二是滨江地带建筑设施老旧散乱,沿线商业、休闲、旅游、商务、景观、住宅等功能不够科学,业态效益较差;三是滨江地带空间紧张,滨江地段优质资源多被先占先建以满足城市快速建设,如今拆迁体量大困难多;四是滨江交通功能不足,“通达性”有余而“到达性”严重缺乏,市民滨水而不能亲水。

  “要坚持靶向施策,统筹消落带治理和滨江带综合提升,打造高品质生活的典范!”陈大奎建议全面梳理区域空间使用情况及其存在问题,强化消落带生态环境的管理、治理和修复,综合利用工程手段、法律手段、行政手段、经济手段推进实施消落带生态治理。同时实施母城滨江文化传承工程、民生亲水公园工程、滨江老旧城区更新工程、滨江产业提升工程,将渝中半岛两江两岸消落区治理打造成为推动高品质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的典范。

  作为主城九区中滨江岸线最长的区,江北区对精心打造两江北岸生态走廊有着自己的思考。该区政协主席刘汉华直言,两江四岸生态走廊规划未能覆盖全部江岸线,而已经完成的滨江规划实施难度又较大,“建议市级层面设立滨江生态走廊建设协调机构,统筹协调规划、建设、治理中的重点问题和相关工作”。

  大渡口区政协主席张琼则呼吁,市级部门尽快出台《老旧码头检测评估办法》,利用码头亲水的先天优势,将主城部分符合条件的码头资源融入“两江四岸”整体景观进行打造,如改建为旅游码头,作为重庆长江山水旅游的特色,带动周边区域观光休闲产业发展。

  念好“山字经”守护城市“肺叶”

  缙云山、中梁山、铜锣山、明月山等山脉被称为主城“四大肺叶”,也是主城的生态屏障。如何念好“山字经”,守护好城市“肺叶”,是主城各区政协建言建设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重点。

  沙坪坝区拥有主城“四山”中的缙云山山脉和中梁山山脉,在沙坪坝区政协主席黎万宏看来,因为“四山”管制规定,歌乐山、中梁山地区完整行政建制的3个街镇,面临禁建区面积大、上十万群众生产生活空间被大幅压缩、经济发展举步维艰等问题。

  “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矛盾不容忽视。”黎万宏建议探索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完善“四山”管制规定后续配套政策,对当地群众进行合理的生态补偿,同时加大市、区两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增强该地区可持续发展能力。

  森林防护工作压力大、生态修复任务沉重……同样坐拥两山的北碚区与沙坪坝区面临同样的烦恼。北碚区政协主席周继超说,“四山”如果保护不好,很容易使主城沦为重污染区,建议建立国家公园,实行统一规划和管理,“可在北碚先行先试,对缙云山风景区内居民实施生态搬迁,为国家公园建设探索好的经验。”

  同样,坐拥南山的南岸区正着力打造重庆(南山)城市中央山地公园,目前已启动南山区域提升建设工程,完善南山污水管网体系,改造南山林相,保护南山生态资源。南岸区政协主席甘联君建议,南山已成为主城热门旅游目的地之一,当前南山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交通拥堵,建议高标准规划设计和建设南山交通等基础设施。

  协同治理 做好“水文章”

  流经沙坪坝、九龙坡、大渡口的跳蹬河,跨区域的缙云山、中梁山,一度成为九龙坡区在河流治理和山体生态修复上的“心病”,九龙坡区政协主席郑和平表示,由于河流治理和山体生态保护与修复往往涉及相邻的多个区,各区之间步调不一致、协调难度大,不利于整体协同治理,导致治理效果参差不齐。

  周继超也认为,目前水环境的治理机制并不顺畅。北碚区嘉陵江、梁滩河、壁北河、后河、胜天湖水库等重点水域均存在跨区域问题,跨区域河流的管治容易出现巡查不到位、衔接不充分、问题与整治脱节等问题,给水环境治理工作带来非常大的困难。比如梁滩河,这些年北碚区花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整治,但水质仍为五类水体,并且时有反复。

  “这个水体的好坏,取决于上游来水的污染程度。”周继超表示,造成这种困境,主要是因为市里还没有在区县和区县相邻河段设置应有的监测点,致使监控不得力、责任不明确。

  郑和平为此强烈呼吁建立协同治理机制,“建议市级层面建立相关的区县和市级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做到各区县各部门标准统一、政策协调、同步推进”。

  周继超则建议建立健全跨区水域“联防联控”机制,以河长制为龙头,打破区域界限,以整条河、整个湖库为单位,制定“一河一策”“一湖一策”,建立干支河流和上下游共治机制,加大全流域水质提升的合力。

  “提升综合护水治水能力”,渝北区政协主席彭建康对此深有同感,他建议综合考虑上下游同步、左右岸协调,实施干流与支流整体推进、部门与区域间相互协作、水域与陆域共同治理,形成合力。“还可以探索建立河长制APP,推进系统化、智能化管理。”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频道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